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聪聪
文  章:1890
评  论:22722
访问量:1733473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露天电影 xxt推荐博文
分类:心情故事   2021-03-10 21:52

露天电影

作为六十年代的小尾巴,第一次看电影已经记不清了,电影给我的美好回忆是童年时期的露天电影。在凉风轻拂的夏夜,我们几个小伙伴扛着长条凳、搬着小马扎,用石灰块画圈做“记号”、占位置……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姓“钱”的独一份,不像他们“赵二”、“张三、“李四”、“王五”的分不清,时常为了一个“记号”争得脸红脖子粗。一场露天电影能让我们兴奋好几天,也能让他们别扭好几日,露天电影也成为了很多人儿时的情结。

庆幸的是我们村是公社所在地,放电影的机会比较多,十里八村的人都会赶集似的赶过来,为了能抢占有利地形,我和小伙伴放学后直接扛着板凳赶往放映地,天不黑就等在那里。天刚擦黑,大家各自相约而来,抱孩子的、掐辫子的、嗑瓜子的,家长们相互打着招呼,孩子们奔跑着、嬉闹着,一路欢声笑语。若是有人恰巧看过这场电影,那便成了“香饽饽”,孩子们为了早些了解剧情,献媚的、恭维的,唯恐落了哪个细节内容。

“姐,奶奶给你带的馍馍,还有两片豆酱饼,还有几瓣糖蒜。”每次看露天电影,小妹总是贴心地做好后勤服务。

那时的放映台是用公社的八仙桌临时搭建的,放在场子的中央,桌子的一端绑着一根长长的竹竿,竹竿上的电灯随风摇曳。那时的屏幕更是简单的可怜,条件好点的,把一块放映布拴在电线杆上,条件稍差的在两棵树之间系上放映布,再不济的就干脆用房墙做屏幕,投放的效果参差不齐。

“快,快,放映员来了。”每次看电影总有几个男孩做前哨,打探情报,一旦听到摩托车的“突突”声,就赶紧回来“报告”,拉呱闲聊声戛然而止,大家端坐好,瞪大眼睛,屏住呼吸,静待电影的开始。

电影播放前,放映员要进行“镜头”调试,灯光一亮,掉皮的孩子站在凳子上伸出手掌做手影,小狗、小兔子、梅花鹿、小鸭子,各种造型顺着光束投射到银幕上,“电影快开始了,赶紧坐下。”“我也想做个小兔子。”家长的斥责声、小孩们的羡慕声交织在一起,与变换的手影此起彼伏,场上一阵骚动。

那时最流行的电影是《小花》、《朝阳沟》、《卷席筒》、《小兵张嘎》、《地雷战》、《台儿庄战役》,若赶上两个村子同时上映,放映员还要跑片,在等待的过程中,会加放一些“新闻片”、“教育片”或“儿童片”,有时也会遇到“断”片,胶片粘接也需要时间,那个等待真是让人着急!也有人借机方便一下,开始有人随意走动,时不时穿过投影的光束,然后银幕上的影子时而变换,也有的孩子有样学样地蹦跳几下,此时的人们变得包容起来,也就由着孩子们闹腾。有时闲着无聊,也会将凳子挪到银幕的背面去,天空星光灿烂,银幕绘声绘色,又是别样的景致。

小时候很崇拜英雄人物,草原英雄小姐妹、小兵张嘎、李向阳,在等片的时候,几个孩子凑在一起,分成两组,模仿电影上的情节开始自编自导,振振有词地说着“台词”,玩起“打仗”、“抓特务”、“做卧底”的游戏,有的还像模像样地趴在地上做滚打状。等跑片的回来时,不少孩子早已趴在柴垛上、靠在大树旁、间或躺在父母怀里,进入梦乡了。

那是我对电影《刘胡兰》印象最深刻,面对敌人的铡刀,刘胡兰毫无畏惧,随着剧情的推进,我为“刘胡兰”捏着一把汗,流着眼泪透过指尖缝看银幕。长我几岁的惠玲告诉我那是假的,不是真铡,刘胡兰也不会真死,我还不相信。直到看了戏剧《卷席筒》,戏剧结束,惠玲带我去后台看到“苍娃”的扮演者,我才明白过来。在那个物质匮乏、精神贫瘠的年代,露天电影曾带给我许多温馨和浪漫,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如今,露天电影早已被人淡忘。参加工作后,我也曾去电影院看电影,数字电影、3D电影、立体电影,虽然也很刺激,但却少了那份激动和兴奋,少了那份纯真和憧憬,再难找到当初的那种氛围,不知是年龄的缘故,还是期望值太高,总觉得过去的事情更美好,回忆过往是件美好而甜蜜的事情。关于电影,我将美好停留在以前电影里的人物、画面,以至于在时间的长河里挥之不去。露天电影犹如一块化石,刻录着我对她深深的怀念,像是一个久远的梦,有些破碎的细节和朦胧的色彩在我脑海里久久回荡。


0
浏览(142)┆ 评论(2)┆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