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绝代芳华
文  章:5138
评  论:26007
访问量:1204457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崔允漷:做一位真诚的教育学人
分类:我的文章   2020-06-29 09:58
 
做一位真诚的教育学人
——在2020届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作者|崔允漷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编者按: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2020届毕业典礼于2020年6月24日在中北校区文史楼前爱之坪顺利举行。以下是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崔允漷教授在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各位可敬的老师、可爱的毕业生和家长朋友们:

大家好!

说真的,我不喜欢、不擅长在如此庄重的场合、以如此正式的方式向大家道贺。我更愿意与你们在文科大楼的咖吧边喝边聊,在利兴餐厅把酒言欢,说声常回家看看。理由是我教了30多年书,却一直没有学会如何准确地表达。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家人经常说我“你啊,就是不会说话”,我同事也会在公开场合告诉我“崔老师,你最好还是最后一个讲”,我学生也会有意无意地提醒我“老师,您今天的话是不是说得有点过了?”

那我为何最后还是接受了这次“既不喜欢又不擅长”的邀请呢?一方面是想表达对学部的感恩,因为近年来我获得的所有重要荣誉,就是我的名字前总有“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这几个字,是“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滋养了我,丰盈了我,但今天在此,更重要的,是想表达教育学人的一种真诚。

我想先和大家分享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那是1994年7月一个炎热的下午,作为你们的学长,我刚拿到教育学博士学位,带着无比喜悦的心情,回家去看望父母。踏进家门的一刹那,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过会儿考一考老妈一个专业问题。她虽出身于地主家庭,解放前上过学,但没有正式文凭。我骄傲地问道:“老妈,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教学?”她一边干活一边不假思索地回答:“教学,不就是一个老师在上课,一帮学生在听课吗?”这句如此简单的话恰似当头棒喝,让我无地自容,甚至让我差点转行,觉得这样的专业没意思。我从本科算起,至少读了10年教育学,却只知道“教学是教师教、学生学相结合相统一的活动”,因为书上都是这样说的。你是不是也这样定义的?如是,那我老妈是不是也可以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因为她对“教学”的认知与我们在同一个水平。     

第二个故事:当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人们还没有找到特效药的时候,勤洗手、戴口罩就是“良药”。以勤洗手为例,我们从幼儿园就开始教了,学校又教了12年,结果怎么样?以10人为例,大约有9个幼儿园小朋友能在老师或妈妈的督促下勤洗手;到了小学生,还剩下6个;到了中学生及成人,只有3个在做。为何教了15年的勤洗手结果只有30%人养成习惯即“学会了”?育人的效益为何如此低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今天,教育学部专门为大家举办隆重的毕业典礼,你们兴高采烈地戴上了教育学学士帽、硕士帽或博士帽,当然值得庆贺!然而,因为我们学的专业、获得的学位叫“教育学”,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重要的时刻,真诚地提醒大家:教育学是人学,教育学人更需要真诚。只有怀抱真诚的人,才能发现教育的真相,才能通达教育的真理。

接下来,我想与大家分享三点想法:

第一,我们只懂了点教育学,而不是懂得了真正的教育。当你获得了教育学学位,不要太自大,不要“我以为我以为的就是我以为的”了。借用法国教育社会学家涂尔干的话说,“教育学既不是教育,也不能取代教育的地位……。”教育远比教育学复杂,要有敬畏之心!

第二,我们只学了点关于教书而不是育人的学问。教了不等于学了,学了不等于学会了。著名的教育学家杜威有句名言:“教之于学,犹如卖之于买。”没人买走你的东西,便不能说你做成了买卖。同理,没有学生学会你教的东西,那只能证明“你教了书,但没有育人”。只有“学生学会了”,才是教育的王道。

第三,我们学的是“教人”,其实还要我们“教己”。我们的校训是“为人师表,求实创造”。要做到“为人师表”的唯一路径是在教别人的过程中实现教自己,即在发展学生的同时实现自己的成长。如果只知教别人,不知教自己,那就很有可能让自己成为“说的高调调,做的老套套”的那类“疑似”专家。

一句话:做人要真诚,教育学人更需要真诚!

非常感谢教育学部给我分享的机会!祝各位前程似锦!

谢谢大家!
1
浏览(247)┆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