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聪聪
文  章:1850
评  论:22683
访问量:1675670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麦黄杏飘香 xxt推荐博文
分类:心情故事   2020-06-09 21:23

麦黄杏飘香

“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家家麦饭美,处处菱歌长。”时光匆匆,节气更替,又到一年芒种时。在这个季节里,金黄的麦浪扑面而来,携带着浓浓的蒸馍麦香,喜欢这个熟透的季节,更喜欢那挂满枝丫的麦黄杏。

儿时的豫北农村时兴放麦假,家长忙着收割播种,孩子在田间地头帮忙打下手,拎磨连石、递草腰、拿耙子,最多的是捡麦穗。一垄一垄的麦穗倒下,一捆一捆的麦个子上车,家长用耙子搂过一遍,剩下的就是我们捡拾麦穗了。每人㧟个小篮子,捡满了就用脚丫踩一踩,除去麦秸,只留麦粒,有时中午的日头毒,麦个子下面撒下大片的麦粒,半天下来,我们竟也能捡拾七八斤麦粒呢。捡拾的麦粒一定要独自存放,那可是我们的私房钱——留着跟走街串巷的小贩们换皮筋、头绳、冰棍和麦黄杏。

村头李奶奶家有一颗杏树,麦收时节,树梢上的杏子已经熟了,水灵灵黄橙橙的惹人馋,中间的由青变黄,最惹人喜爱的是半黄不熟的那种,背阴的部分尚显青黄,朝阳的那面已经麦黄掩青,还有的附着红黄的斑斑点点,青中泛黄里又透着红晕,只看一眼就忍不住口水直流。

“谁家的臭小子、疯丫头又来偷杏了?就不能再等几天呀,哪年不给你们分着吃啊。”最喜欢看李奶奶拄着拐杖、踮着三寸金莲追赶偷杏的孩子们。我个头小,又不会翻墙爬树的,偶尔捡一枚“落蛋儿”的,咬一口酸涩难忍,随手一扔跑掉了。如果遇上刮风,我和小霞急急跑向李奶奶家,捡拾那些被风吹落的杏子,拿回家捂在棉花里、藏在麦糠里,两三天也就软糯香甜了。

与杏儿相比,我们女孩更喜欢杏核,有一种大白杏,当地人称“吧嗒杏”,个大肉多,杏核还可以吃,就是价钱贵了些,这种杏一般都是家长“埋单”。我们更喜欢用麦子换普通的麦黄杏,个头不大,价格也便宜,关键是这种杏杏核圆润,我们女孩子喜欢用它做手镯、项链,还可以用来玩砸杏核、“抓子”、磨杏核、玩方城等游戏。

将一枚小小的杏核放在一块半截砖上,站直身子,单眼瞄准,用手中的杏核朝向目标轻轻丢下去,如果将砖头上的杏核砸中就视为赢家,杏核归为己有,砸杏核这种游戏不受时间、地点、年龄、人数和性别的限制,颇受小朋友们喜爱。

“丢一抓一,丢二抓二,丢三抓三……丢一抓四,丢二抓三……”与砸杏核相比,我们女孩子更喜欢玩“抓子”的游戏,五个的、七个的,书包里、口袋里,跑起路来踢里哐啷,像淘到宝贝似的。

至于磨杏核的游戏,我记忆中好像是四五年级的事情,磨杏核一定要选用个大、肚儿圆的杏核,当时还没有水泥地,只能找门墩儿、石碾,最不济也要找半块新砖头,小手捏着杏核反正面来回地蹭,直到在圆润的杏核上磨出小洞来,再投来奶奶的簪叉使劲地戳、挖,抠掉杏核中的肉,洗净晾干,找来一截红线穿起来当手镯或项链,时下还能看到漂亮的女孩将它挂在脚裸,却少了手工制作的快乐。

成年后,麦黄杏依然是我的最爱,虽然不再玩关乎杏核的游戏,却依然保持了收纳杏核的习惯,将砸好的杏仁放进西瓜酱里,或放在腌制的小菜中,咬一口脆生生的,回味无穷……

麦穗发黄,杏子飘香。走在天津的集市,挑选着颜色、形状各不相同的麦黄杏,与梅聊起儿时关乎杏核的游戏,仿佛又回到了我的故乡、我的童年。“杜鹃啼血猿哀鸣”,不知怎地脑海里蹦出一句白居易的诗句,童年,已渐行渐远,经典成为记忆的永恒。在这麦黄杏熟的季节里,我真想飞回故乡,听那熟透的麦穗在风中沙沙作响,随波逐浪,找寻童年的无忧无虑和纯真快乐!

 

0
浏览(106)┆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