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快乐康坤
文  章:229
评  论:4152
访问量:126533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老爸的小菜园 xxt推荐博文
分类:家庭随笔   2020-05-21 16:26



                     老爸的小菜园

 

中午,匆匆忙忙地回家洗菜做饭,公公说我爸从老家捎来一兜家里种的大蒜。我一看,阳台上摊了一小堆,都是紫皮蒜,个头不大比较周正,长得结结实实的。这大老远的,从老家掂回来,真够沉的。晚上,妈妈又打电话来再三交待,刚出的蒜有些湿,一定要多晒晒。瞅着这一堆蒜,我还在想今年可以腌些糖蒜了。

 

老爸退休,因为糖尿病多年的困扰,腰伤、腿伤又行动不便,不能走远路。因为老家的宅基地确权,院子里圈了个小院。小院说来不大,大约三十多平方,这不,这几年青菜的物价飞涨,老爸也不想闲着,就琢磨着自己种一些新鲜的有机蔬菜。

 

他索性把这片土地重新翻新、浇水、施肥。把买来的一些菜种子,均匀地撒了下去,要说老爸什么菜都种,南瓜、小葱、红薯、洋葱、菠菜……。别看菜地不大,这一沟那一垄,绿油油的叶子爬的满院都是。

 

还记得老爸第一次种红萝卜,没经验,撒的种子太多,结果,种苗说长就长,一长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的一大片萝卜苗。没办法,妈妈又和他一块蹲在地上间苗,按照一定的株距留下幼苗,把多余的苗剔掉。

 

后来,我回边一看,满满的一大盆,一个个萝卜樱子,袖珍得只有筷子般大小。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劳动成果,别看这小小的萝卜,红红的,煞是好看,熬个汤,添个锅营养价值高着呢。

 

还记得去年冬天,老爸隔三岔五就从老家给捎一些红薯,甜丝丝的味道让喜欢吃烤红薯的我过足了瘾。老爸种的红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大的如海碗,小的如拳头。听老爸说是没掌握规律,结果红薯一个个全都横向发展了。

 

每一次回家,妈妈总是挑一些长的规矩的、周整的给我,整一大袋子。大的放锅,小的吃烤红薯。红瓤的红薯,烤出来香喷喷的,滋滋地冒着热气,淌出滴滴蜜汁。吃起来,干干的没有那种水气,甜甜的味道,那叫一个美!

 

还记得老爸种菜园收获最多的是香菜。原本不喜欢这种味道的我也开始变换着做菜,把根掐了下来,那一颗颗香菜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香菜根拌上面,打了鸡蛋,炸着吃,风味独特;有时候也会洗上几根,调上一盘香菜木耳,比美饭店;有时,也会在包馄饨时,撒下几片嫩嫩的绿叶,那叫透着一个香。

 

后来,收获越来越多,老爸便把成捆成捆的香菜收拾干净,整整齐齐地送给了邻居们。朋友们纷纷说这香菜特有味。每每说到这里,老爸也总是特自豪。

 

在家种菜,说真的,也很忙;从家带菜,说真的,很沉。有时候,我也会给他们说,别拿了。可是老爸的乐呵呵地说:“咱这菜,可才真是无公害的。”种菜,对老爸来说一种希望,也是一种情怀。

 

每一次回家,老爸也会让我看他拍的照片,给我笑眯眯地描绘着菜地,这块种啥,那块种啥。老爸每天都在观注着天气预报,如果隔个十来天,老天爷不下雨。他就念叨着,该回家浇地了。老爸像个辛勤的园丁一样,经心呵护着这片小园。付出总有回报,仿佛为了报答这位辛勤打理的老人一样,菜园里,四季的菜种子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发着绿油油的光炫耀着,迎着舞着。

 

一碟一清二白的小葱豆腐,一盘油光透亮的油麦菜,一份清脆爽口的蒜苔,当一份份可口美味的菜肴端上饭桌,细细品尝,我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老爸的那片小菜园……

 

1
浏览(658)┆ 评论(1)┆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