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聪聪
文  章:1836
评  论:22664
访问量:1647157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墨兰花开
分类:心情故事   2020-02-14 18:56

异乡除夕空落寞  墨兰花开过大年

腊月二十八,下班回到宿舍,室内氤氲着淡淡的幽香,我快步走到窗台,只见紫色的花径上爬满了蜜蜂状的花朵,正伸展着翅膀在舞蹈。“快看,咱家的墨兰开花了!”我急切地喊着老公。

以往在家,窗台、阳台上也摆满了花花草草,吊兰、绿萝、玉米兰、长寿花,多是老公打理。外闯市场后,闲暇时间多了起来,侍弄花草便成了我分内的事。吊兰、绿萝仍然是绿植的主打,宿舍的绿萝自成一景,枝叶碧绿、肥厚,藤蔓十余米,顺墙而上,真的是满窗绿萝入梦来。除此之外,文竹、旱莲、情人泪养的也像模像样。

10月26日,与同事逛早市,淘到一盆墨兰,并为她配上紫砂盆、砾石和腐殖质土壤,兴高采烈地抱回来,期待兰花绽放的幽香。“就你这急性子还想养兰花?”“兰花不好养,更不容易开花”……面对同事的质疑,我的热情减半,索性当兰草看吧,那挺拔的剑叶像极了倔强的我。我养过吊兰、紫罗兰、玉米兰,唯独墨兰,从未见识。于是我认真地上网查阅资料,其生长习性为:喜欢半阴的环境,忌强光照射;喜欢温暖的环境,忌严寒风雪;喜欢湿润的环境,忌干燥闷热。冬季和夏季不适合施肥,生长期要常向枝叶喷水,墨兰含苞待放时也要适当浇水,施肥应遵循“勤施薄肥,切忌骤而厚”。我将晾晒的清水倒入脸盆,轻轻将墨兰连同紫砂盆放入水中,浸泡了三个多小时,让砾石、松树皮、腐殖质土壤吸足水分,置于阴面窗台,每天用喷壶对着叶片洒水。真的是养花如育子。

12月10日,墨兰安家月余,我正准备清理剑叶下方的枯叶,当我把手伸向一枝枯叶时,有种异样的感觉——貌似枯叶的颜色,尖尖的,摸上去嫩嫩的、润润的。顾不上多想,我抱起花盆请教有经验的师傅,“常师傅,这个枯叶子似的小尖尖是新长的剑叶吗?该不是我养的墨兰要长出新叶片了吧?”

“不像剑叶,但也不会这儿快长出花剑的,墨兰要三四年才能开花呢。”

“哦,看来今年是开不了花了,还不知我能不能养到开花呢~~”我有些失落的往回走。

“小钱,让我戴上花镜再看看。”“应该不是花剑吧?”常师傅边戴眼镜边嘀咕。

“嗨,还真的是花剑呢,看样子春节能开花呢。”

“常师傅,你看这个是不是花剑?还有这个?”“这边还有一个,四个呢!”

常师傅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查看、辨别。“都说高手在民间,看来咱们项目部小钱是养花高手呢,绿萝养的好,兰花养的也不错!”听了权威人士的话,我兴高采烈地跑回了宿舍。

接下来,我对她更精心了,每天早上喷水,仔细观察花剑的长势,期待着刚抽出的花径一点点长高。过了个把星期,盆里的四根花径像比赛似的窜个,个头超过了挺拔的剑叶。紫色的花径被青绿的剑叶簇拥着,给人以海中桅杆的感觉,最矮的花径嫩紫里泛着些青绿,被稠密的剑叶挤着、盖着、压着,我揪心地守候着她,唯恐娇嫩的花径被威势凛凛的剑叶所遏制。12月24日,休假返濮,我拜托同事帮我照看,叮嘱每天帮我喷水,期间,电话询问墨兰的长势。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为了欢迎我的归来,四枝紫色的花径挺出剑叶的包围,带着开与待开的花苞,窈窕在空间里。那一根根紫色的“桅杆”上,爬满了一对细小的梭形蓓蕾,簇着、抱着、拥着,裸露着亲密,紫色的花径演变成淡淡的墨黑。凑近细瞧,只见一簇簇紫色的小蜜蜂个性十足,伸展开的小翅膀犹如小小的柳叶,上三下二地分散排列着,说是排列,也就是各自伸展着翅膀,翅膀是花叶,花心处还有花瓣,绿豆粒般大小,花瓣与花蕊好似分离着。蕊分两片,上片小,似眼罩;下片大,明黄里点缀着四五个墨紫色的斑点,花并不艳丽,宛如泼了一层淡淡的墨水,墨中透着黄“墨兰”因此而得名吧?

墨兰的香味很特别,淡淡的幽香,一丝一缕的,若有若无,同事宁好奇地俯下身子,将鼻子凑在花蕊里,竟闻不到半点香气,稍一离开,又觉得时不时会有一丝幽香掠过你的鼻端,香气像藏猫猫的孩子。每次下班回来,推开房门,一股芬芳扑鼻而来,淡雅的花散发着清香

异乡除夕空落寞,墨兰花开过大年。兰花有“花中君子”的美誉,她的幽香被视为“王者之香。”嫩绿光亮的叶子展示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给人一种满室生春的感觉,望着这怒放的生命,我愈发地爱上了墨兰,不只是因为她的淡泊高雅和淡淡幽香,还有她的默默无闻,平时不张扬,几根疏疏的草叶扎根在腐殖质的砾石中,只需些清水喷洒,并不繁琐,但她的花期很长,一月有余,花香淡淡,恰到好处,虽不妖娆,却味道十足。

“佳人比香草,君子即芳兰。”面的新型冠状病毒,让我看到诸多如兰一样的医生、护士,他们舍小家,顾大家,奔赴疫情一线救死扶伤。疫情期间,蜗居期间,有了墨兰的陪伴,让这个“年”充满了诗意。


  



 

0
浏览(70)┆ 评论(1)┆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