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林之燕
文  章:705
评  论:1127
访问量:486604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感受童“趣”,品悟童“心” —听“爱上语文”八 xxt推荐博文
分类:我的文章   2019-08-08 18:09
 

          感受童”,品悟童“

——听王崧舟讲“爱上语文”八“童趣诗里藏思辨”

   中国古典诗词中,有一类数量不多的诗词,那就是童趣诗。“童趣诗” 顾名思义,理所当然应该是写童趣的。以往的教学,我一直是这么理解的。但今天通过王老师的讲解,我才认识到,解读“儿童诗”,不仅要读出“童趣”,也应该读出作者的童“心”。

一是感受童趣。

著名作家冰心写过一篇文章叫《只拣儿童多出行》,有儿童所在的地方,就充满朝气和活力,充满乐趣和幸福。这就是童“趣”。在诗人眼里,在诗人笔下,一年四季儿童在处皆有“趣” 。

春天的“童趣”是清代高鼎眼中的《村居》——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你看,在“草长莺飞”“拂堤杨柳”“东风拂面”的“二月天”, 儿童放学后“忙”着放“东风纸鸢”,他们手擎风筝,欢呼雀欲,手舞足蹈,争先恐后、迫不及待地把风筝放飞,比赛看谁的风筝飞得最高,最远,欢笑声随着风筝在原野上飘散……多么有意思呀!

夏天的童趣是清代袁枚眼中的《所见》——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你听,一个牧童随性歌唱,声振林樾;忽然歌声戛然而止,闭口站立,原来他听见了树上的蝉鸣声,他想要“捕鸣蝉”。儿童的天真烂漫的形象简直呼之欲出,跃然纸上。

    秋天的童趣是宋代叶绍翁眼中的《夜书所见》——

萧萧梧叶送寒声,江上秋风动客情。

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

   你想,在“萧萧梧叶”,“江上秋风”的悲秋季节,秋叶一落,秋风一吹,身在异乡的游子,就不免动起思乡怀人的心绪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朦胧的夜色中,稀疏的篱笆间,忽明忽暗的灯火引起了作者的好奇。远远望去,使人明白了,原来是儿童在玩斗蟋蟀呢。此时此刻,诗人可能情由景生,可能会联想到自己的孩子,夜深灯明挑促织;也可能让诗人联想到自己小时候,夜深灯明挑促织。因为儿童的出现,因为童趣的加入,悲秋的寒意中让诗人就有了一些温暖、一些明亮,不仅暗暗失笑。

冬天的童趣是宋代杨万里眼中的《稚子弄冰》——

稚子金盆脱晓冰,彩丝穿取当银铮。

敲成玉磬穿林响,忽作玻璃碎地声。

    你叹,在数九严寒、冰封雪冻的严冬,孩子们却独享其乐。他们不顾天气的寒冷,而是想出了用盆子“弄冰”的好主意,可谓童心炽热;圆圆的冰做好了,看上去似“金”盘,如银罄。然后用“彩”丝串“银”冰,就有了“玉罄穿林响”的高亢,忽然又传来“玻璃碎地声”的清脆。读着读着,一派天真烂漫、心花怒放的气息迎面扑来。这就是儿童,他们总能自得其乐,其乐融融。有他们在的地方,就有快乐!

    另外,表现“童趣”的古诗还有的杨万里《舟过安仁》

一叶渔船两小童,收篙停棹坐船中。

怪生无雨都张伞,不是遮头是使风。

    多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呀 !竟然会想出用伞借风的力量加快船的速度。  

在中国古代浩如烟海的诗歌中,这些童趣诗仿佛远离了世俗的牵绊,它没有诗人心中的忧愤,更没有世间的争斗。它清新活泼、令人陶醉,字里行间都渗透着天真与美好。读童趣诗,让人感到一种精神的愉悦,使人处于一种完全放松的、特别的审美享受中。 

二是感悟童“心”。

其实,在漫漫的文学长河中,童趣诗也不仅仅都是在表现“童趣”“童乐”,也有借“童心”表达自己“心”境的,因此,我们要了解作者的处境,才能更好地感悟童趣诗所蕴含的“心”。

宋代诗人范成大笔下的《四时田园杂兴》写到了儿童——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农民一年四季都在为生计忙碌,白居易写到“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翁卷写到“乡村四月无闲人,才了蚕桑又插田”。在这样忙碌的乡野,这里的儿童没有时间“放纸鸢”“捕鸣蝉”“挑促织”“做冰罄”,在大人们汗流浃背、不分昼夜忙碌着“耘田”“绩麻”的时候,他们也不得偷闲,而是早早地担负起了责任——“也傍桑阴学种瓜”,这里诗人是借儿童烘托农家的“”,忙到连稚气未脱、“未解供耕织”的孩子,也没有玩耍的时候。这里,范成大不是在表现儿童的快乐,有趣,而是表达对农民的“同情”之心。

唐代诗人贺知章笔下的《回乡偶书》也谈到了儿童——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贺知章86岁高龄回归家乡,可早已物是人非。一句“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写出诗人内心的沧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看到孩子们想到了自己,当年也是这么小就离开家乡了,如今却白发苍苍,两鬓霜染,乡人相见“无相识”,诗人多么渴望能回归“童心”呀!

还有唐朝施肩吾笔下的《幼女词》也谈到了稚童——

幼女才六岁,未知巧与拙。
向夜在堂前,学人拜新月。

诗人一开始就着力写幼女之“幼”,先就年龄说,“才六岁”,再就智力说,尚“未知巧与拙”,意思是因幼稚不免常常弄“巧”成“拙”。在乞巧节这天,小女孩在干什么呢?她既未和别的孩子一样去寻找萤火,也不向大人索瓜果,却郑重其事地在堂前学着大人“拜新月”呢。“学人拜新月” 读到这里,令人忍俊不禁。诗人在这里写“幼女”的质朴可爱,其实是他对童年的向往,希望自己童心的回归。

因此,读“童趣诗”,不仅仅只有趣,根据诗人的心境、处境不同, 要品悟出他们潜在的“童心”。

0
浏览(502)┆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