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红叶儿
文  章:857
评  论:8497
访问量:278020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巧借天机扭亁坤 xxt推荐博文
分类:教学随笔   2019-06-10 08:59
 

巧借天机扭亁坤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开学第三天,正是“日出扶桑一丈高,校园万事细如毛”之时。郭爱德校长再次轻装简从走进六(1)班教室,开讲大课《三国演义》之《巧借天机扭乾坤》。

 

郭校长先让同学们翻开第46回“用奇谋孔明借箭,献密计黄盖受刑”,默读前半部分“用奇谋孔明借箭”内容。然后出示五年级下册书《䓍船借箭》内容,让学生看有什么区别?有的同学说难易程度不一,课本上《草船借箭》好理解,原版内容不好懂。有的说是古文与现代文的区别。有的说由于历史原因,古人用古文表达,所以现代人理解古人的文章比较难。有的说原版有《大雾垂江赋》,而课文上则没有。

郭校长问,原版上的《大雾垂江赋》可不可以删去?  同学们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会儿,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这现象引起我的大胆猜测:大约以为五年级课本上没有这么长的《大雾垂江赋》,箭不也借来了吗?没有大约也是可以的。况且,诸葛亮是三国演义里智慧的代言人,同学们都是诸葛亮的忠实粉丝,狂热的崇拜早就蒙蔽了同学们智慧的眼睛。且据我以前读名著的经历,这些“诗词歌赋”就是稀饭里煮豆子——有它五八,没它四十,这是要直接跳过去读的,也是读的津津有味, 赶快去读那些过五关斩六将、关云长单刀赴会、武乡侯骂死老王朗等等热闹情节。

虽然如此,同学们思考了一会儿,居然 得出了惊人的结论:不能没有《大雾垂江赋》,否则这章节就像没有了灵魂; 不能没有《大雾垂江赋》,否则就像鱼缸里没有鱼!这真是语出惊人,石破天惊啊!难道没有这二两丝线,还织不成齐纨鲁缟不成?

后来终于明白,此“赋”非彼“赋”,没有这神奇夸张的漫天大雾,诸葛亮的计谋可不就是鱼缸里无鱼?没有这上知天文,借箭的计谋里怎会有灵魂! 诸葛亮别说二十条船了,就是一百条船只怕也得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呢!诸葛亮之所以在危机四伏的吴营里安之若素,凭的是实力呀!这实力来自——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

 

诸葛亮的神机妙算来自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既识奇门,又晓阴阳,既读阵图,又明兵势呀!这哪里是年轻的帅哥军师,这简直就是三国时代的励志哥呀——于百万军中取曹军十万支箭,如探囊取物耳!

明明可以靠颜值走吃饭,却偏偏要仗实力走天涯!

这哪里是罗老师卖弄才华的赋!这赋写的不仅是雾,写的是巧借“天机”扭亁坤的智慧!这赋写的不仅是雾,写的是大杠杆撬地球里的支点!

既然“此赋”非“常赋”,郭校长浓墨重彩地带领学生学习《大雾垂江赋》。先读,后背,次开讲。先讲内容,再讲格局层次写法。期间教育学生读书水平有无比巨大的上升空间(此处省去一万字),我真是战战栗栗,汗不敢出。

 

居然提出什么是“赋”,什么叫骈文?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好在郭校长深入浅出的一番讲解后,学生大约知道赋是介于诗歌和散文之间,类似于后世的散文诗,侧重借景抒情,按其发展阶段,分别经过了短赋,骚赋,骈赋,律赋,文赋,本《大雾垂江赋》即属于魏晋时期的骈赋,骈因其常用四字句,六字句,故也叫四六文。

这节课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斗魔降妖后,同学们终于取到了真经:写作骈赋时,要有三个特点:有层次;按一定的顺序(或上下,或东西,或内外,或虚实,或远近);运用对偶的修辞方法。最后是仿写。这真是

我们不怕骈赋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对偶逶迤腾细浪.,层次磅礴走泥丸。

四六水拍云崖暖,顺序桥横铁索寒。

更喜仿写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没有磨练就没有成长,没有负重就没有蜕变。同学们在身临其境地感受郭校长五湖四海呼之即来,诗词歌赋挥之即去的学者魅力后,在感受大课学语文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后,竟然无视背上的“五指山”骈赋重压,云淡风轻地答应郭校长会写好这作文。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大课教语文教的是道,大课学语文学的是法。一览众山小之后 ,教材就只是个例子。教育者飞花走石皆能育人,教育会真正走进五G时代,走上一条自由之路,还原教育的本来面目。

虽然学生信誓旦旦说会写好这大作文,但我仍然战战惶惶,汗出如浆——海口可不是这么夸的,骈赋可不是这么好写!

结果学生的作文是这样的:

天雷霹雳赋

六(1)班 孙肇成

响哉霹雳!上惊玉皇,下震帝都,左恐朝野,右慌妇孺。汇杂音成惊雷,历万古以摄魂。至若霹公、电母、闪伯、雳妃。长电千丈,天霹九处,乱物汇聚,堆集而有。通夫之可怖之体,奸臣之心怕之物也。

时也日月合一,昼夜不分。讶长空于一音,忽电闪之四屯。虽大厦而莫睹,惟霹雳之可闻。初若金鼓,才破孩童之耳;渐而充塞,欲迷夫子之眼。然后上连苍天,下接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学子震惊惶恐,女辈听闻丧胆。又如山崩巨声,地陷隆隆;轰轰烈烈,沸沸扬扬。中失军事要地,偏无边境防线。读万卷书,使眼毁于霹雳;行万里路,使足失于闪电。甚则穹昊无光,日月错乱;返白昼为黑夜,变丹山为焦黑。虽尧舜之智,不能测其声响;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

盖将返闪电于洪荒,混天地为霹雳!

 

大雨赋

六(1)班 张九思

 大哉暴雨,天地昏黄,朝阳失色,苍穹无光,甚则黄河入翁,昧爽不分,汇聚雷公电母,变白昼为昏黄。

 狂风起于西南,铺天卷地,忽骤雨之将至,寒风刺骨,虽大禹之智,不能治理寸方。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盖夫鼠胆之人所惧怕矣,胆壮之人踌躇也。

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闾阖之官。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雨之四屯,千村万庄,俱沐浴大雨。万树千山,惊出没于波澜。片刻,冯夷息浪,屏翳收功。大人喜出望外,小儿欢天喜地,天地晴朗、阳光灿烂。盖将返暴雨于洪荒,混天地于灰白。

 

大风垂江赋

六(1)班  宋欣蓓

大哉长江,西卷残云,东起尘土,北扫落叶。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风之来临。上有大风,下有波澜。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渐而充塞,欲降力于大江,飞升腾于天宫。上有九重之天,狂风不歇,天欲倾之。               于是屏翳号令,鱼鳖遁迹,鸟兽潜踪。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起风尘于塞外,毁民屋于城镇。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小则大江奔腾,大则天地洪荒。 狂风突至,老人孩童,无不惊恐。禁足家中,人人足不出户。           

 骤然停也,狂风微弱,屏翳收功,天地万物分之。

 

             大雪垂江赋

      六(1)班    秦晓阳

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

 时也阴阳既乱,大小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雪之四屯。初若溟蒙,满天零零星星。既而渐大,欲报窦娥之冤。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又如漫天柳絮、团团梨花。溟溟漠漠,浩浩漫漫。东覆柴桑之岸,南压夏口之山。甚则穹昊无光,朝阳失色;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雪白。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大小。

 降大雪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小孩观之雀跃,大人观之喜悦。盖将返元气于冰封,混天地为苍茫。

 

 

大雪赋

六(1)班   王艺静

  家乡雪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哉暴雪!东接泰山, 西连华山。北控恒山,南带衡山。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仰面细观太虚,疑是玉龙打斗。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雪之四屯。

 初若溟濛,才隐大地之面。渐而充塞,欲盖大地半尺。喜高者雪,便落在瓦片上。喜低者雪,便落在地面上。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浩浩漫漫。

 反黑夜为白昼,变太行为雪山。张飞之力,岂能普降一米?大禹之智,勉强测其深浅。

           

大雪突至赋

孙政卿

大哉林州,西接太行,南控新乡,北带山西。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雪之四屯。然后上接一望无际之高天,下垂深不可测之厚地。左至千山之外,右越万河之侧。

于是虫兽遁迹,人迹潜踪。真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恍惚奔腾,骤雪将至。纷纭杂沓,若天上撒盐。又如柳絮翻飞。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

穹昊无光,朝阳失色。返昏黄为白昼,变丹山为水白。老人看之叹息,小儿见之雀跃。小民遇之悲伤,大人观之感叹。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附《三国演义》之第四十六回节选《大雾垂江赋》

 

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怪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凭依,英雄之所战守也。

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蒙,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充塞,欲迷北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澜。甚则穹吴无光,朝阳失色;

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

于是冯夷息浪,屏翳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0
浏览(640)┆ 评论(1)┆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