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小溪园
文  章:447
评  论:997
访问量:141031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童眸 童年 童趣 xxt推荐博文
分类:读后感   2019-06-03 11:11
 

        童眸  童年  童趣

             ——读《童眸》有感

           

     冬阳、童年、骆驼队成为林海音记忆城南永远的故事;《窃读的愉悦与惧怕都是永远故事中的深刻烙印;《火烧云的变化是英年早逝的萧红孤独童年记忆留在了那座和外公生活的小城,在祖父的园子里玩耍等成为永久深刻的记忆;《窗边的小豆豆》在巴学园的生活成了调皮捣蛋、可爱的黑柳彻子永久深刻的记忆。那么黄蓓佳的童年永久深刻的记忆又是什么呢?

《童眸》这本书里的故事就是根据她童年人字巷的原型。朵儿就是自己,麻脸老太太,高门楼里的私塾先生,会踩缝纫机的邻居姐姐,患病羊癫疯的邻居女孩,自己的叔公,都是她创作故事的原型。书中的小孩子曾经就是她儿时的玩伴。

这本书是有4个相对独立的故事构成。朵儿、白毛、马小五大丫、二丫、细妹……他们像是我班的孩子一样留在了我的心里。朵儿,一个温柔、善良、懂事,但是胆小、怯懦,马小五的霸道、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汉”,但又变得让人不敢相信。他可以说是整个巷子的“头”,是“大哥”,很多孩子都听他的话,开始白毛不在他的“眼里”,但是白毛与他对抗的行为,白毛的“反正我快死了”像一把大手一样拦住了他举起的砖块,这个砖块重重地咋在了他的心上。虽然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是他的心灵被震住了。白毛的“特除”、白毛的“不通情达理”,让马小五忍无可忍,于是白毛的眼镜被马小五给甩出去粉碎了。白毛没有了眼镜,被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撞到,掉在了河里,差点淹死。这个“死”字把马小五震醒了,他打扫完教室,没有窜上窜下,而是规律得出奇,安静得出奇。这样的“出奇”,表面的安静、规律,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这个性格强悍的孩子决定给白毛买一幅眼镜,于是他们秘密地做工攒钱。钱攒够了,马小五亲自去了上海,给白毛寄回来了一副眼镜。

   大丫又犯病了,对于仁字巷的人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每次看到她发病时的抽搐,还是心惊胆战。二丫为了救大丫溺水了。细妹那么好的一位姑娘,被巷子里的大人作为榜样来学习、标杆来教育的,可是在生活面前,让巷子对她判若两人――敢做敢为!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妈妈,为了让妈妈的病好起来。小小年纪本该坐在教室里,她却照在街头做起了生意,赚来的钱给妈妈请来了老中医,毎天熬药为妈治病。

这些人物有善良、勇敢、勤劳、厚道、热心肠,但是也有自私、懦弱、冷血、刁钻刻薄、蛮不讲理、猥琐退缩。正是这样的才构成了人性的复杂,也正是这样的复杂才成了她童年永久的记忆。

     每个人的童年不同,所以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就不同。美好的记忆也好,痛苦的记忆也罢,有记忆总是好的。

书中,巷子里摆上桌子吃晚饭,滚铁环,砸烟壳,听故事,甚至打架等等情景,激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正像那天看到朋友发朋友圈的图片就留言“毛样根”一样,回忆起那些也就暴露出我的年龄。70后就是晚的那些,那些也就成了儿时永久的记忆。

也曾记下《儿时的记忆》:

       周末的清晨,我被“刷、刷、刷”的声音惊醒,拉开窗帘,透过窗户一看,是清洁工阿姨正在清扫小区内的落叶。她把叶子扫成堆,再撮进垃圾车。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想起小时候的这个季节,正是我们孩子忙的时候。周末,我们会拿着大人给做的签子,挎着篮子去捡拾树叶。我们的签子是大人用一根直直的棍子,在棍子的一头倒钉上钉子,也就是钉子尖是朝下做成的。这样我们不用弯腰,一条胳膊挎着拦着,一手拿着带着钉子的棍子去扎树叶,树叶串满了一钉子,我们就把树叶捋在篮子里。如果熟练的话,根本不用手摸,直接把棍子放在篮子边上一拉,树叶就掉进了篮子里。我们几个小伙伴比赛,谁先装满篮子,谁就赢了。捡拾的树叶是拿回家烧火的。现在回想起来,小小的年纪,娴熟的动作,真的挺自豪。

儿时的一幕幕情景浮现在眼前。

我的小学一至四年级是在村子里的学校上的。记得不太大的校园里有两棵大槐树,这两棵大槐树很有意思,相距有五米多宽的树,长着长着,就长在了一起,成了一棵树。村子里的老人说,这两棵树好多好多年了,可能是一棵是雌性的,一棵是雄性的吧,它们相互吸引,一棵往右斜,一棵往左斜,树弯了,拥抱在了一起,最后成为了夫妻,长成了一棵大树。我们那时候才不管这些呢,只知道它们是我们的游乐场。一下课,男生爬到一棵树上,一个挨着一个,后面的抱着前面的,女生爬上另一棵树,同样的一个抱着一个,比赛哪边上的人多。有时候还爬上树,坐下来,相互吵架。树上是大孩子,两棵树围成的大门下,小孩子在跑来跑去,钻来钻去,那种场面你想叫个人,嗓子喊破也是听不到的。

在校园里还有一口红薯井。就是挖好深好深的坑,口是圆形的,直径可能不到一米,像是老家打水的水井口,底部分成两个洞,洞的里面放红薯。这样红薯容易保存,放的红薯更甜,所以老家的人都叫它红薯井。这个红薯井也是我们的游乐场。我们女生侧翻,从这个井沿翻到那个井沿,或者是弯腰,两手在这个井沿,两脚翻到了那个井沿。而且是一个接着一个做,看谁接连的时间长,看谁做的多。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怕,不小心,两脚伸的不到位,掉进红薯井怎么办?但是那时候我们怎能想到这些呢?只顾下课时间疯玩了。

到了五年级,我们就到了附近一所大学校,这所学校是我们附近的自然村在一起建的,附近村的五年级孩子和初中的学生都到这个学校来上学。那个时候,早晨也上学,在冬天天不亮就得上学去。在路上吃着晚上大人给放在煤火边烤的馍干,一直吃到教室。冬天雾特别的大,我们小孩子是没有大人送的,都是三五成群,呼朋引伴的。天黑、雾大,我们很害怕,都是前面的叫后面的,后面的喊前面的。

我们上学的路上都是麦田地,麦田里堆放着秋天拔下的棉花杆,天很冷,每天早晨就有几个男生抱一捆棉花杆烤火。记得我的一个同伴离得太近,把穿的棉裤都烧着了,只好再回家当然少不了一顿吵了。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衣服上都有好多的小洞洞。中午放学时,男生挖人家的红薯,放到挖好的坑里烧,再闷上一中午,下午上学时吃着烤好的红薯去上学,每个人的嘴边都是黑乎乎的,你看着我笑,我看着你笑。当然不知道“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主人家的红薯被我们挖了半截地,冬天的棉花杆被我们烤火烧完。一天,老师把我们村的孩子都叫到了办公室,说人家主人家来找了,再挖人家的红薯,烤人家的棉花杆,人家都找我们家长去。我们安静了几天,但是那些初中的孩子还是带着我们做。对于这些“屡教不改”的孩子,主人只能在那蹲守了。

夏天的晚上也特别有意思,捉知了就不说了。在有月光的晚上藏猫猫、捉迷藏,有时候藏在麦秸垛里面,同伴找不着,时间长了就会睡着,大人那个急呀,喊遍整个村子,找遍全村的旮旯,他却在麦秸垛里睡得好香,被大人找到少不了一顿毒打。这事一般发生在男孩身上,女孩子是比赛编辫子。就是用麦秸编成辫子,可以卖钱的,因为编成的辫子可以做成草帽。我们好几个女孩子比赛,有时候,我们爬到麦秸垛顶上,辫子一点一点往下伸展,我们编得更带劲了。同样的时间,谁编的辫子长,编的平整谁就赢了。赢了也没有什么物质奖励,只是心里高兴。

那时,我们没有电脑,电视都很少,我家是我们村第一家买电视的,所以每天晚上我家的院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挤满整个院子。那时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没有网络,但是我们有的是童年的趣味。现在回想起来,满是美好的回忆。

 童年的麦田、麦秸垛、棉花杆,儿时的红薯地、红薯井、大槐树,还有搓麦穗、玩跳马、弹玻璃球、跳皮筋、踢毽子等等都是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苍老的标志,不是头顶的白发,不是眼角的鱼尾纹,不是不再挺拔的腰身,而是面对这个世界,失去了童心!

     站在似水流年之前,站在柴米油盐之前,站在匆忙琐碎之前,站在生老病死之前,对抗过生活的困厄与苦痛之后,转身依然不要忘记去关注头顶灿烂的星空和脚下芬芳的花朵。

      岁月送走了无数的昨天,也迎来了无数的今天。岁月把无数的今天变成了无数的昨天,把无数的明天变成了无数的今天。岁月一如既往,可生活日子更新。好与不好,有时候难以判断,那就让岁月来记录吧!

 

0
浏览(258)┆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