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文
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贾晓羽妈妈
文  章:751
评  论:14338
访问量:374716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夏日寻访:张钫故居 xxt推荐博文
分类:洛阳周边游   2018-07-19 14:41


        

           

           

           

           

           

           

           

        

        





714,周六,孩子放暑假了,我们压抑许久的心就有点想放飞了。

 

孩子想去山里,而我们考虑到刚刚下的暴雨,山里不安全,还是先不去吧。最后,决定去新安县的千唐志斋和张钫故居,还有汉函谷关。这些地方离市区近,其中两处还是旅游年票游览范围。

 

驱车出发,走310国道,走到红山乡处,看修路,挡着,走不成。问过村民,从村子里绕行,才又走到310国道谷水处。

 

到新安县磁涧镇后,我想起3月底来看油菜花时,那条铁磁线,一路起伏,人还少。于是,我们又开到这条线上。路修得不错,车少人少,两边高高低低的起伏,现在是玉米和绿树,春季的油菜花已是记忆中。关掉空调,打开车窗,让山野之风吹入车内。

         

            



走到这处亭子,我让先生停车,我想再上去看看,找了半天,春天我们来看油菜花时,我曾经上去过。现在再上去,登高望远。可是找半天,找不到当初的路了。于是,拍了几张照片,上车继续前行。

    

    

      

 

到达千唐志斋时,已是上午11点,停好车,到大门口,却是大门紧闭,一看公告,在修整提升。我还是2012年时来过,先生也来过几次,孩子没来过。所以,这次空跑了,女儿没看成。

        


张钫(18861966)河南新安县铁门镇人。是上个世纪中国辛亥革命的元老之一。陕西辛亥革命的著名将领。曾任国民党第二十路军总指挥兼任河南省代主席,国民党军事参议院副院长、院长。上将军衔。1949年底在四川率部起义,为和平解放四川做出了贡献。毛泽东见到他时,称他是“中原老军事家”。

 

1921年秋,张钫因父亲逝世,返回河南新安县铁门镇服丧。在家乡期间,他支持当地文化教育事业,创办张钫铁门小学,资助新安县成立了续修县志局,又与友人创办陕县观音堂民生煤矿公司,发展地方经济。在家乡享有盛誉。

 

张钫故居位于新安县铁门镇。故居西百十米处,原是张家“蜇庐”花园,因张钫收集大量唐代碑志藏展与此,后改为千唐志斋。19866月,张钫骨灰由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移葬于“蜇庐”花园之中。“蜇庐”建一书房,为张钫读书专用。也许为当年蛰居之便,也许是军事家安全之虑,张家故居与花园之间有一地道相连,地道内辟有暗室,可做防空袭之用。

 

那就去看张钫故居吧,按提示走,只见门还是锁着的,问一女士,她说这是后门,让我们去前面大门进入。

                  


   穿过广场,来到故居大门前。

       


张钫故居是一座历史较长且具有典型北方传统特点的民宅,当地百姓叫它张公馆。这座大院是著名的中原儒将张钫(字伯英)的宅第,由其父张子温始建于清末年间,后经不断扩建、增修,成为现在占地4200平方米,全封闭的建筑群。整个院落历经世代沧桑,大部分完好地保存了下来,经整修现已成为河南省保护单位。

    

     

把旅游年票给工作人员看过,我们一家三口进入。

        

           

           

           


走进大院的正门,透过一扇扇大门,可以看到院子分三进,每进又成独立小院。

        

        

 

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一家三口,院子极其幽静。地面好多青苔,潮湿,稍不注意,就易滑倒。


     我先对着院落和建筑拍照,先生和女儿进室内参观去了。

        

      

        



也许是年龄大了?我现在对这些古院落可感兴趣。对称的房屋,高高的廊柱,山墙上的爬山虎,院子里的石榴树和桃树结满了果实。

      

        



   还有假山,葡萄架。                 

            

        

整个大院布局严谨,建筑考究,斗拱飞檐,砖雕石刻,图案丰富,工艺精湛。

        

           

           


    我顺着一个长满青苔的台阶爬上屋顶,向下拍了几张。

                  

           

           


参观着每个展室的说明和陈设,想着张钫的一生。时光倏忽而去,留下来的唯有建筑啊!“谁非过客,花是主人”,这名句是在千唐志斋,可惜孩子今天看不到,不过,她还小,远远不能体味这其中真意吧。

              

     

      

      

      


张钫故居的高墙深宅已静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渡过了100余年的时光,岁月沧桑,斗转星移,光阴逝去,保留下来的不仅仅是一座浩大的民宅建筑,蕴含在大院深处的,更有那以诚待人敦厚和衷的儒家思想。

    

     

     


院子里草多,蚊子多,女儿被咬了好多包。工作人员是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士,拿出花露水,帮孩子涂了不少。我给她提建议:“这地面青苔多,易滑倒,年轻人来还没事,若是年纪大的人摔倒,易骨折,你们馆还得负法律责任呢。”

 

走出这故居,先生说,这里哪有人来呢?工作人员在这儿天天上班,寂寞不?我倒是挺羡慕这位女士呢,在这么清幽的环境中,人心也会淡泊许多吧。

 

蓝天白云,对着千唐志斋和张钫故居远拍两张。

        

           

           


    功名利禄如浮云,繁华总被风吹散。世事洞明,难得糊涂,人生不过几十载。纵使智者如张钫,也需捻指拈花笑。草木荣枯,自然更迭,来来去去,你我皆是匆匆过客。

 

上车,返回,这次沿县城走,去看函谷关。已经走过苏园了,还没看到函谷关,可能是走过了。以前来时都是路边的呀。导航搜下,确实是走过了,又调头,到跟前,却是关闭,也是修整提升。

              

     



那就返回吧,去涧西拖厂附近,一家川菜馆吃午饭。

 

2018714日拍于河南新安县)

0
浏览(611)┆ 评论(1)┆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