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文
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燮筱
文  章:257
评  论:1348
访问量:142539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晚饭后 xxt推荐博文
分类:生活杂谈·故事   2018-06-29 10:51

    吃过晚饭,母亲让父亲收拾碗筷,让我和妻陪她去薅野菜。

夕阳正放在远山顶上。我们一行三人信口聊着,不紧不慢地走着,不知不觉便穿过世纪广场,走进了傍南的生态公园。

沿着小路前行,母亲和妻不时在路边蹲下来薅野菜,我提着袋子在路上等。野菜并不多,走了大半个公园,两人袋子内都只有少半袋。沿着环山小路回走时,眼前倏忽出现一片郁郁葱葱的野菜。母亲和妻都下了路去薅,我蹲在路边,听母亲一边薅一边说:“跟你爸出来,我薅他总跟我吵,嫌我薅的菜老。今儿干脆不和他厮跟,叫他在家,咱们出来多薅点儿。”不一会儿,两个袋子便满满的了。远山上的夕阳也不见了。路边儿有几个坐着的小孩儿,身边放着饮料、吃食之类的。不远处的小块麦田中,便有几个大人,不慌不忙地将割下的麦棵扎成捆。

提着袋子走回广场时,各式各样的灯都已亮了。我们在路边的凳子上坐下,母亲和妻开始择菜,一种俗称“刺角菜”的。不时有散步的人路过,他们大多远远地便望着我们,甚至走过后还不时回望。一对中年夫妇路过时,女的径直走向我们,问这菜是不是可用来做“浆水菜”,吃着扎不扎嘴。母亲连做法一并告诉她:用开水将菜一焯,放入做好的“浆水”中,一两天酸了便可吃了。当然,吃着有些扎嘴。她又问我们薅的另一种“狗剔牙”菜如何吃法,母亲又详尽地答复了,甚至还说了这菜的味道。她听后,既心满意足又遗憾满面地慢慢走开了。

“刺角菜”是吃叶子的,看着母亲和妻一片片地择了一会儿,我也忍不住择了起来。这叶子不大,类葵花子状,一圈扎手的小刺,中间却光滑柔顺。儿时㧟个小篮薅草或赶几只羊放时,最讨厌的便是这扎人的“刺角菜”。不曾想,一二十年后,这曾惹我厌的野草居然成了菜,入了口。

择完菜,母亲让我把垃圾用带的报纸包了,扔到垃圾堆上去。父亲的一位好友曾开母亲的玩笑,说她上教堂做礼拜的最大收获就是脱了盲。母亲的确不曾受过系统完整的扫盲教育,更不用说环保这类现代内容的教育了。但在环保方面,母亲硬是比不少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做得好。

我们提着择好的菜,登上广场的中心舞台,坐在凳子上纳凉。身边,一个个可爱的孩子在嬉戏奔跑,一群群悠闲的纳凉人在谈天说地;不远处的音乐喷泉周围,一圈人笑意融融地看喷涌的水柱,几个摩登的年轻人,则随着音乐散漫自在地走着舞步;放眼四周,一处处草坪中的一盏盏小小白炽灯,如碧天中的繁星般明亮、可爱。

习习凉风拂面,拂去了一身的疲惫。我情不自禁地躺了下来,一种声音在心中响起:生活,真美!

2002年6月17日

0
浏览(381)┆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