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文
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聪聪
文  章:1809
评  论:22632
访问量:1481620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槐花飘香思故乡 xxt推荐博文
分类:心情故事   2018-04-30 22:47

槐花飘香思故乡

人间四月芳菲尽,桃花、杏花、樱花、海棠……花儿的凋零告别了早春的花事,树木换了新装,嫩绿、草绿、青绿、黛绿,在一片碧波荡漾的绿海中,槐花悄悄地绽放了,星星点点的白色槐蕊在枝叶间绽出,形成一串串珍珠般相连在阳光下闪烁,繁盛又不失素雅。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前两天同事还念叨步行街两边的槐树接满了豆粒大小的花蕾,一夜清风拂过,花朵缀满高树枝头,开上去,开上去,一直开到高空。一簇簇,一串串素雅的花瓣里有雪的晶莹、叶的青绿、月的柔凉,散发出淡淡的清甜和芳香,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同时三五相邀,漫步树下,槐花也仿佛见到了知己,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随风舞动,又似乎在窃窃私语,诉说着冬的坚毅、春的妩媚。

出生在豫北农村的我对槐花并不陌生,在村庄的路边屋旁或成排、或独立、或成片,几乎随处可见。那时我个头小,又不会爬树上房,对榆钱从心里抵触,因此便对槐花对了几分青睐。五一前后,我便翘首期盼,房前屋后,甚至村里村外,哪棵槐树上的花先开、哪棵槐树的花朵大、哪棵槐树的最香甜我如数家珍。槐花刚刚吐露幼芽,我便找来竹竿、铁丝央求奶奶给我做工具,稍后的两三天更是掰着指头过日子,花骨朵刚刚冒白就跟小伙伴踮着脚尖采摘,等不到拿回家让奶奶加工,随手塞进嘴里,嚼一口满嘴留香。那几天,槐树下边成了我和小伙伴的天地,趴在小板凳上写作业,在槐荫下踢毽子、偷沙包、抓石子,期初还是温润的叶子之间零星地点缀着白色的花,一个晌午过后,就变成一枝一枝的雪白,槐花遮蔽了绿叶,一串串雪白的花如一串串雪白的风铃在风中摇曳。吃腻了槐花的我们也开始变换了花样,除带回家让奶奶做槐花饭以外,更多的时候是与小伙伴席地而坐,摘吃槐花的花蕊,还戏称是“蜜蜂”采蜜。

在我的家乡,槐花盛开时,家家户户都做槐花饭。奶奶会做好多种槐花饭,有时拌上面粉,上锅蒸熟,或用辣椒炝锅后翻炒,或用蒜汁调拌;有时用槐花面糊糊摊面饼;有时炒鸡蛋槐花;有时蒸槐花馍……奶奶为了满足我对槐花的情有独钟,就将槐花用开水绰一下,晒干后留作日后备用,可以烙饼、包饺子、包包子,即便是爱挑食的小表妹都对奶奶做的槐花饭赞不绝口。

槐花为多生花,总状花序,蝶形花冠,盛开时成簇状,重叠悬垂。小花多皱缩而卷曲,花瓣多散落,完整者花萼钟状,5片花瓣,花瓣小小的、薄薄的,却润润的,似素洁的帛缎,又似磨得极薄的玉,用尽玉人的心思。花朵散发的香味也极清淡,是蜜糖的甜,是清甜的香花萼呈黄绿色,间或有黄色、黄白色、浅红色和紫红色,紫红色多为观赏之用,黄绿色槐花最为香甜。当槐花盛开时,放眼望去,处处是雪一样的白,处处是蜜一样的甜,处处是逐花的蜂蝶。人在树下走,花在风中飘,蜂在花中飞,人在景中,景在画中,让人忍不住抓拍这醉人的瞬间。

有人说槐树是普通而卑微的树,梅花的红、桃花的艳、牡丹的华贵、玫瑰的绚丽,她从不曾拥有,即便是开得最热烈的时候,槐花也如田间的野草,寂寞的开,寂寞的谢,亦或如田间的野草,自在的生长,自在地凋零。仔细想想,我们更多的石油工人不也如槐花一样吗?不娇媚、不做作、不炫耀、不张扬,朴实无华,默默耕耘。如果真能做一朵普通的槐花,我愿洁白如雪,清甜如蜜,在槐花盛开的季节,让幸福和快乐与槐花一起成长,一起绽放。我贪婪地闭上眼睛,深深呼吸,想尽全力留住这一树的芬芳。

“钱姐,快走,再晚些就来不及蒸槐花了。”左手一兜,右手一兜,与同事一起直奔聚餐的粥屋。摘、洗、拌、蒸、调……不一会儿,两大盘蒸槐花端上了桌。

“今天的槐花调的跟我家的一个味。”

“刚才捋槐花时我们几个聊起了小时候在农村摘槐花的事儿。”

“这槐花蒸散落落的,跟我妈手艺差不多。”

……

槐花的花语本是“春之深爱”,也许在这远离家乡的天津,恰逢槐花盛开的季节更能体会到这份深爱的多重含义。

出的粥屋,晚风习习,途径槐花盛开的树荫下,开始有零零星星的花朵在风中轻柔地飘落。不一会儿,落花越来越多,在风中轻盈柔美、婷婷娉娉地飘落,像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雪。树下的路上逐渐铺满了落花,变得斑驳陆离,看着一地的斑驳,心中不免惆怅和悲伤,思乡的愁绪一如这飘洒的落花。(于2018年5月4日刊登在《中原石油报》服务周刊)

 

    

 

 
    

 

1
浏览(1695)┆ 评论(1)┆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