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文
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绝代芳华
文  章:4279
评  论:25899
访问量:891960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从体力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到智慧密集型
分类:转载   2017-05-19 09:08
 

从体力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到智慧密集型

陈大伟


很早就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鲍勃和托德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他们年龄相当,参加工作的时间也差不多,他们工作起来也都很卖力气。但是,托德参加工作不久就得到总经理的赏识,一再被提拔,从领班到部门经理。鲍勃像被人遗忘了一样,一直在基层。

鲍勃实在忍无可忍,有一天他向总经理提出了辞职,并大胆指出总经理太没有眼光了,辛勤工作的人得不到提拔,总偏爱那些热衷于吹牛拍马的人。

总经理一言不发地听鲍勃讲完,他知道鲍勃工作很吃苦,但他身上缺少一些东西,如果对他直说他肯定不服,于是总经理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说:“好吧,也许我的眼睛真的有点浑了,不过我想证实一下,你现在到集市上去,看看有什么卖的。”

鲍勃很快从集市上回来了,说刚才集市上有一个农民拉了车土豆在卖。

“一车大约有多少斤?”总经理问。

鲍勃立刻又返回去,过了一会儿回来说车上有40多袋土豆,每袋约20斤。

“多少钱一斤呢?”总经理又问。鲍勃又要跑回去,但被总经理一把拉住了:“ 鲍勃先生,请休息一会儿吧。看看托德是怎么做的。”他派人把托德叫来,对他说:“托德先生,你马上到集市上去,看看今天有什么卖的。”

不一会儿,托德回来了,他向总经理汇报说集市上只有一个农民在卖土豆,有40多袋,共800多斤,价格适中,质量很好,他已经带了几个让总经理过目。这位农民今天下午还要拉一车西红柿上市,据说价格还可以,他准备再和这位农民联系一下。

鲍勃一直在一旁看着,他的脸渐渐地红了,他请求总经理把辞职报告还给他,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和托德之间的差距了。

这个故事使我们想起一个有趣的汉字“忙”。“忙”字左“心”右“亡”,什么意思呢?心死了,心丢了,不动脑子了,缺心眼了,人就忙了。比较托德和鲍勃的劳动,谁更辛苦谁更忙?托德三次四次的奔跑,没有做成鲍勃一次做成的事情,是不是有点不动脑子,有点缺心眼?

我们可以把他们两人的劳动大致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体力密集型的劳动,一种是智慧密集型的劳动。您认为哪一种劳动更值得追求?

我看教师的劳动也有这样几种:一种是体力密集型,起早贪黑,加班加点,有体力但想得不充分,老师辛苦学生也跟着受累;一种是技术密集型,方法多手段多,但为什么选择这些方法和手段自己没有想过,因而也就缺乏方法的统帅和各种方法的内在自洽,有的人批评这样的教师为“思路不清方法多,方向不明干劲足”;还有一种是智慧密集型,总在不断地疑,又总在不断地悟,在疑中改进,在悟中创造,聪明的干活,成功而有效地工作。

现在,我觉得是从体力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向智慧密集型转型的时候了。如何转型?就是不要让心丢了,不要让心死了,要动脑子,要做研究了。

曾经听首都师大孟繁华教授做报告,他有过这样的比喻:过去你烧开水,只要90度以上就达到要求了,这个时候你尽可以用普通的铁锅来烧水,谁更勤劳谁就更容易获得更多的开水,比的是勤劳,比的是体力;现在要求变了,要你烧120度以上的开水了,可以说你再勤劳也达不到这样的要求了,这时你可能需要新的工具和方法了,比如高压锅。

看一看学生的变化,社会的变化,教育要求的变化,我们难道没有意识到是需要新的思路,新的方法,新的手段的时候了吗?新的方法和手段需要我们动脑子去发现。可以说,现在赢得成功的是要看谁更会动脑子。

教师要动脑子还因为教育充满更多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就其广义的理解来说,这是一个受教育者和教育者都在精神上不断的丰富和更新的多方面的过程。同时,这个过程的特点是,各种现象具有深刻的个体性:某一条教育真理,在第一种情况下是正确的,在第二种情况下是无用的,而在第三种情况下就是荒谬的了。”因为任何观点和技术在你具体的实践都有“有用”“无用”“荒谬”的种种可能,所以,你必须研究你的实践情境,根据实践情境做出比较、判断和选择,这样的过程就是动脑子思考,做研究的过程。所以,教师的身份不是要成为研究者的问题,而是教师本身就应该是研究者的角色。从这种意义上,我以为不动脑子,不研究就是不负责任:对学生不负责任,对教育不负责任,同时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对于教师动脑子做研究,我以为要打破神秘化的观念。什么是教师的教育研究?我的观点是:一线教师的教育研究就是运用思想和行动结合起来的力量让自己的教育生活变得更加舒适和美好。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生活舒适美好。当然,教师的舒适和美好要体现在学生学得有成效,教师的劳动价值得以实现上。研究的方法是什么?运用思想和行动结合起来的力量,动脑子发现教育实践中各种要素和因素之间的关系和联系,运用发现的关系和联系改变行动,让行动更合理,更有成效。这是适合一线教师的研究范式——行动研究。

研究要发现关系,发现什么关系呢?首要的是发现行为假设、实践行为和行为效果之间的关系,行动研究的目的在于获得行动和实践的经验,在于改进行动和实践。波斯纳说“教师成长=经验+反思”,到底什么是经验?我们怎么获得行动和实践的经验?

杜威说:“一个孩子仅仅把手指伸进火焰,这还不是经验;当这个行动和他遭受到的疼痛联系起来的时候,这才是经验。从此以后,他知道手指伸进火焰意味着烫伤。”也就是说:仅仅有“手伸进火里”的行动,和“手被火烫伤”这些尝试和经历,还算不上经验;只有动了脑子,在动脑子中认识了联系,由此知道了“手伸进火里,手会被火烫伤”,并用这样的经验指导未来的行动——“以后不再把手伸进火里,以避免烫伤”,这样的行动才具有经验的价值。可以说,只是投入行动,没有对行动和行动结果关系动脑子,这样的劳动就只是体力型劳动,在劳动中致力发现行动和行动效果的关联,并用来改善未来的实践,这样的劳动就可能转化为智慧型劳动。

获得经验需要实践,但有了实践未必获得了经验,未必获得了实践的智慧。实践中,我们发现,有些工作三四年的年轻教师比工作一、二十年的老师更会教书。对那些工作了很长时间依然缺乏有效教学经验的教师进行观察,我们会发现,尽管他们有形成经验的丰富材料——“行动”和“结果”,但他们缺乏建立“行动”和“结果”之间联系的主动。由于缺乏建立联系的主动,他们既没有从教学经历中获得“教”的知识与技能以改进自己的教;也没有“学”的思考以获得帮助和指导学生学的经验——“单纯的活动,并不构成经验”。积累经验需要主动。主动干什么呢?主动动脑子,在动脑子中发现“活动”与“结果”前前后后的联系,这是教师成长的一个主要秘密。

动脑子获得经验可以说是经验之思。获得经验是重要的,但为什么要运用这些经验,如何统帅自己的经验的思考更为重要。我把统帅自己经验的价值思考看成教育哲学之思。就我看来,教育哲学之思就是对教育一些根本问题进行终极的价值追问。

比如,天天和学生打交道,不妨问一问什么是学生,学生学什么,教师教什么?

对这些问题进行追问,我找到了这样的答案:狭义的学生是在学校里,在成人和老师的帮助下,学习生存的本领,获得生活的智慧,体验生命的意义、价值和尊严的人;学生到学校里来时学“生”的,而不是学“考”的;教育是“育人”的,而不是“育分”的。想清楚这样的问题,我找到了教什么和学什么、怎么教和怎么学的内在依据,从此不再做随风飘零的浮萍,开始脚下有根,心中有魂的教师生活。这也使自己找到了统领各种经验和各种方法技术的“帅”。

说到这里,我很想问一问:“您现在的教师生活,忙不忙?”

1
浏览(221)┆ 评论(0)┆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