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博文
个人档案
博腕儿是什么呢? 一 路 书 香
文  章:806
评  论:1760
访问量:364181
找博主文章
荣誉榜
推荐博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
父亲 xxt推荐博文
分类:“1加1”随笔   2012-09-25 23:33

放假开会时我没有好好听讲,以为“暑假征文”只要写一个人就行了。开学要求传文章时傻眼了,本来想写我.优秀的同事,但没准备好,就放弃了,暂时把假期里完成的《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爱的人》传了上来——

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爱的人

淡然一笑

“想想你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扶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不知不觉你鬓角露了白发,不声不响你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你只尝了三分……”

  当我耳边再次响起刘和刚的《父亲》时,禁不住泪眼朦胧。我想起了刘和刚在央视节目中谈到他的父亲,为了他的音乐梦想,曾经断了两根指头;我也想起了13岁时因父亲身体不好,靠卖柴挑起养家的担子,至今仍然在田间拔草,在家里喂牛,身体瘦弱,有点驼背,年过古稀的老人——我亲爱的老父亲。

公而忘私

父亲,识字不多,仅高小毕业。读书也不多,一些手边的报纸啦,或是一些农学杂志啦,他总爱翻着看一看。但对河南地方戏曲却情有独钟,什么《铡美案》啦,《三哭殿》啦,他百听不厌。尤其是跟包公有关的戏,他听的时候,常常咧开嘴,笑着像是对他人又像是自言自语:“还是人家老包(包拯),性儿硬(刚直不阿),管他谁,犯了错,该铡就铡,毫不手软。”说话的时候,也不管有没有人听,有没有人附和。父亲喜欢包公这一类的人物,不仅仅是仰慕、敬佩,在他的身上跟这些英雄人物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在我儿时的印象中,方圆十里八村的人,谈起父亲,简直就是包公的化身。给我印象深的,甚至回忆起来还有点心痛的,是我刚上中学时发生的一件事。

那一年春天,我们家要翻盖陪房。就要破土动工时,大队支书找到父亲说:大队里要盖一所学校,经过做工作还差一部分木料,但多数人不愿意出。时任生产队长的父亲听了,毫不犹豫:“公家的事重要,盖学校是好事,关系到下一代,况且我家小孩也要上学。我的房子再往后拖一拖,我们家的树先给大队用!”多高尚的思想啊,少不经事的我听到这话,觉得父亲伟大极了。

哪曾想,我们家的树放了没多久吧,公社里来了几个人(其中有派出所的)把父亲带走了,说是父亲违反了《林业法》,超过了允许伐树的数目。依稀记得当时正是《林业法》刚颁布,对待滥砍滥伐森林树木的整治最严的时候,听别人说父亲是撞到了风口上。由于那时父亲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他们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子根本无权过问。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心里愤愤不平,觉得父亲是冤枉的,上级领导怎么会这么糊涂?

正当我心里郁闷,琢磨着给领导写封信的时候,过了两天,父亲回来了。虽说父亲说清楚了放树的原因,上级领导也明白了真相,也没为难父亲。但那个支书是一个字不识的文盲,在当时的形势下,也不知道他迫于政策的压力怕牵涉到自己的乌纱帽还是怎么的,竟昧了良心,说大队盖学校需木料的事他没找过父亲,我们家的树被放是我父亲的一己私欲。告我父亲的人跟他串通一气不肯撤诉。还好,放树这件事,支书跟我父亲说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也在场。父亲就请人家出来做证,又找了熟人,才得以洗清不白之冤。

前些年,父亲来我家小住,我小心翼翼地重提此事,父亲淡然一笑:“那是正事,公家还不是把案子给翻了过来。”听此言,我心里暗暗地说:“到现在你还是公心不改呀!”

以身作则

  如果说父亲的“公而忘私”让我敬佩的话,那么以身作则的他更让我觉得他是那么地伟岸。虽然当时我心里有点埋怨父亲。

  我大约78岁时吧,生产队里集体喂养的牛突然寄养到了户家。不是每户人家都有,而是那些老牛板(常喂牛的人)才有喂养权。父亲在这方面是行家里手,又是生产队长,当然有我们的份了。不过,不是随随便便养的,如果牛瘦弱了或是无缘无故地死了,都有说法的。这样一来,大多人家都不愿意领养那不好调教的,瘦骨嶙峋的,或是吃草时爱挑三拣四的牛。人家不愿意的,下雨不带帽只好淋到我们家头上了。我家来了两头大公牛,一头高大的肥肥壮壮的红公牛,脾气坏得跟现在某些个富二代似的,一出门,看到同伴,一边示威性地颔首瞪眼,一边挣扎着向同伴挑战。你骂它,它根本不理你那个茬儿。稍不留意,你便落个四脚朝天的下场。那头水白的公牛,瘦瘦的,性情倒是温柔一点,可人家对吃的讲究,老草不吃,硬草不吃,脏草不吃。放着它都痛苦死我了。可我小,红公牛控制不住,只好放白公牛。

  父亲知道白公牛的秉性,当别的小伙伴都提着鞭子,吹着口哨走向小山坡时,总是满脸郑重地要求我到东南方向的田埂上去放它。我极其不愿意,小山坡,多自由啊,没有庄家,把牛赶上小山,就可以逮蚂蚱,捉蛐蛐,扑蝴蝶,看飞机,或者眺望远方做美梦了。而在地埂上放,我就得全神贯注了,不能让它的脚踩到地里,不能让它偷嘴吃。然而,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总会不由自主地被一只花蝴蝶啦或者一朵别样的小花所吸引,稍一扭脸,牛就吃到庄稼了。有一次,也不知什么吸引了我,稍不留意,我放的大白公牛吃了4棵玉米。这可不得了了,没回家,同村大一点的孩子们还有目睹到的家长就说:“哼,看咋处理?队长自己规定的,牛吃玉米要罚,一棵2斤。看他出不出?”

 天空早已经拉下了黑幕,我才忐忑不安地磨蹭着向家里走去。父亲早已知道了,黑着脸审问了我一番,把我批评了一顿,警告我今后一定要尽心尽力,不再犯类似的错误。紧接着从家里称了8斤玉米,拉着我走向会场,召集全村人开了个通报会。会上,他做了检讨,身为队长,没把孩子教育好让牲口吃了公家的玉米,向大家道歉。他拿出玉米当着大伙的面,让会计称了称,倒进了生产队的仓库里。8斤玉米在今天说来不值得一提,但在那个年代里,是何其弥足珍贵。全村男女老少敛声屏气看着这一切,以后再没有听到他们说一些闲言碎语,牛吃玉米的事也没再发生过了。

九故十亲

作为生产队长的父亲让人觉得有不近人情,其实他对乡亲和亲戚却有一副古道热肠。尤其值得一提的是,3年前我才知道的,他使我的小姑,47年以前的堂姑,为什么如今奉他和母亲为父母的事。

小姑8岁那年,她的父亲我的在南昌当兵的三爷病故。三奶让小姑跟着堂叔,小姑的哥哥卡叔跟着堂伯,三奶带着小姑的妹妹们回南昌了。

那年月,缺吃少穿的。没多久,堂叔和堂伯家都受不了了。在南昌的三奶通过堂叔和堂伯们的一封封信也感受到了,于是回来打算把小姑和卡叔接走。也许是天意吧,走了十多里地,小姑肚子疼得脸色发白。三奶看小姑那样,就问小姑是去还是留?小姑示意留下。就这样,小姑就被同去送行的父亲、堂叔和堂伯带了回来。

那天,雨下得哗哗地流,天上乌云密布。返回来的小姑肚子不疼了,心却痛了起来,雨中,8岁的她站在村庄的三岔路口,不知该往哪里去。三奶回来的一二十天,她、卡叔和三奶都在我们家吃的饭。这会儿三奶和卡叔走了,她该往哪里去?回堂叔家去,不可能;到我们家吧,以前不在我们家。

正在这时,父亲冒着落话柄的危险,不顾母亲和其他亲邻的反对,收留了小姑。小姑也就成了我的亲小姑。

小姑跟我们家人一起生活后,父亲觉得小姑可怜,视小姑为己出,吃的跟我们一样,穿的,时髦什么,小姑总是村上女孩子中第一个穿上的人。

小姑26岁那年出嫁。出嫁前,父亲找到姑夫说:“她从小可怜,跟着我这么多年,没舍得嚷过她,你也不准给她气受。”姑娘出嫁的嫁妆那年月娘家人是可以花的,不要说不是亲的,即使亲的,我知道的家家都花姑娘的钱。此时,村上人想着我父亲可要趁此花小姑的钱了。父亲才不花呢,他等小姑过了门,分开家,就把姑夫家给的彩礼钱一分不少地给了小姑。

小姑分了家没房子,要盖房子时,父亲把我家的树送给小姑用。没有牛,我们家的牛送给她。

小姑,现在生活得很好。每过一段时间回到父母家,总要买鱼呀肉呀什么的。这些年过年也要给我父母亲钱,她总说不是父亲她没有今天。看得出小姑把她的哥嫂我的父母当再生父母了。

大姑(我的亲姑)对父亲说:“你对小妮儿比对我还好。”其实平心而论,父亲对大姑也不薄。他帮年轻落寡的大姑盖起了房子,用我们家的物力财力,使28岁高龄看起来有点木讷的表哥娶上了媳妇。父亲对妈的兄弟姊妹也不错。帮年过五旬的大舅找到了老伴;小舅的媳妇是帮忙物色的;姨家盖新房时他曾借钱送粮过去。

对待乡亲们父亲也极尽所能。堂叔老年因车祸丧子,父亲帮助料理后事,花甲之年的他为索赔事宜帮堂叔出谋划策,陪堂叔东奔西走至事情尘埃落定。同村的靳家,几个孩子由于父母去世早家里穷,父亲几十年如一日帮助他们。就在上个月,那家的老二要出去打工了,父亲知道他拿的钱不够宽裕,就又塞给他100块钱说:“出门在外,多多益善。”令靳氏乡亲感动得直流眼泪。

在父亲身上类似这样的事,要是说道的话,一天也说不完。

之所以用键盘记录下以上的文字,是想给父亲说:虽然你没有为女儿创造身居豪门的背景,但是你那做人的根本——大爱,女儿我已经从您那里遗传了过来,且正在践行着。下个月就是您的生日了,以上这些文字作为送您的礼物之一,但愿您能笑纳。

 

0
浏览(1542)┆ 评论(6)┆  推荐 收藏 分享 举报
  相关博文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