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全部分类
  • 文章式
  • 标题式

离开之前----Part.2 高中 2018-09-10 17:29

离开之前Part.2 高中我拿起手边的合影,看着看着,就不禁露出笑容。同一群人,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心境,但每一张照片,都蕴藏了一寸寸的时光。高考结束之后,我一直没有勇气去用文字去告别。开始时,是没有感时伤怀的心情,到后来,我似乎是在刻意地让自己去忽略这个事实。也许是高考结束的兴奋与对未来的憧憬使这样的伤感变得有些格格不入,抑或是忙碌的玩乐让我们忽略了近在眼前的离别。直到有一天,我走在路上,听着耳机……

写在儿子二十岁   2018-08-30 22:05

写在儿子二十岁   生日那天你告诉妈妈有点伤感。 “怎么这么快就二十岁了呢?我竟还一事无成。”你说。 “你太低调啦,儿子。”我调侃着。“不过,二十岁,实在是个让人警醒的年龄。又十年,三十岁,该会怎样?事业、家庭、生儿育女?” “是啊,有点恐怖啊!十年太久,还是五年规划吧。搞定女朋友、攻读博士、多点论文项目?”你打断了我。你的规划具体了。 二十岁,古称弱冠。《礼记.冠义》上说:“冠者,礼之始……

浴火重生(高考篇) 2018-08-26 17:01

浴火重生(高考篇)    完全回归高考,已临近第一次模拟考试。  匆匆的准备之下,你一模考出了617分,年级排名143。接着,第一次理综考试,225分,班级排名20,年级400名以后。低的有点吓人,但我们都稳住了,相互打着气,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有的是希望。  三月份,自招报名开始。  自招的意义在于拔高和保底。对于竞赛生,自招和高考同等重要,若选择学校得当,它会和高考相得益彰;不……

辗转于高考与竞赛之间 2018-08-18 18:02

辗转于高考与竞赛之间 2014的竞赛政策,较2013年收紧了很多。省一甚至省队都没有了清北的保障,省一直接中科大的希望也幻灭了。竞赛要兼顾高考,两条腿走路是竞赛生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但你还是明显地倾向于竞赛了,高一暑假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刷竞赛题,超级拼命的那种。为此,你把自己刷成了“卞神”。也刷出了你竞赛以来的“第一桶金”:高二拿下河南省一等奖,一中高……

初三那年 2018-08-15 07:32

匆匆毕业季   从商丘到郑州,从一中到二十六中,从八四班到九二班,告别昔日的老师和哥们,遇见崭新的面孔,你的初三在感伤与憧憬中开幕了。   居家搬迁,已是八月二十二日,来不及适应和准备,开学了。   起初的孤单和寂寞一定有的,但好人缘的你很快融入了欢快的集体中了,开启了最为阳光灿烂和积极向上的日子。   有了第一个亲密的朋友---何翔雨。翔雨成了你初来乍……

有趣的课外班 2018-08-07 14:04

有趣的课外班 整个小学阶段,你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奔忙于各个课外班之间。所不同的,大概是你陶醉于其中的快乐而非被逼无奈吧。 妈妈信奉的育儿观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要你一生幸福。 幸福是需要拥有各种能力的,首当其冲的是交往能力。于是,以走进集体和培养基本美术素养为目的,小小的你从四岁半开始,便走进了你的第一个课外班,开启了长达三年的画画生涯。 那里有你最要好的小伙伴……

阅读之路的起始阶段 2018-08-05 11:32

阅 读   海伦凯勒说:“一本书像一艘船,带领我们从狭隘走向宽广。雨果说“各种蠢事,在每天阅读好书的影响下,仿佛烤在火上一样,渐渐熔化。”   妈妈也一直以为阅读是一种修为,是人在孤独寂寞时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推崇阅读,并把培养你的阅读习惯当作是教育的第一要务。因为妈妈要给你的是你一生的丰盈和幸福。   在你一岁四个月时,妈……

童言稚语 2018-08-03 08:36

童言稚语   你两岁七个月之前的日记在我们屡次搬家中丢了,实在憾事。   妈妈和你的交流打从你刚出生便开始了,无论你是否听得懂。灯,电视,风扇,空调、树、花…一天天一遍遍说给你听。你的语言发育不算晚的,交流欲望也挺强烈。最有意思的一次,你对着路边正在拥抱的恋人老远便“啊啊”地喊了起来,吓得我抱起你转身就走,那时你七个多月。   十个月的你开始会说一些单……

生命之初 2018-08-01 21:34

  生命之初    起初的五天,我们在医院里度过,姥姥爸爸和我们俩。现在想想姥姥那时候,还真是蛮辛苦,很多人一个灶,轮流着给产妇做饭,那是要排队的。晚上,他们在哪里休息了?我有点记不起来了。还有,我伤口疼痛时偶尔也会发个小脾气,姥姥都默默的忍下了。 还好,有你,姥姥就多幸福了!每天带你出去洗澡,是姥姥最开心的时刻。姥姥说,小推车里有好几个孩子,她总能……

曾经错过的风景 2018-07-17 10:59

曾经错过的风景客车在公路上飞驰,婆娑的树影随着坦荡如砥的麦田飞速后退,一根根笔直的电线杆连绵起伏着远去,时不时掠过一座古朴的民居。我抬起头,恍惚间已然错过不少奇丽的小景,心中不免些许黯然。在斑驳的树影下,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片低矮的琴房,五线谱化作轻快的音符久久难散,勾起潮水般涌起的遗憾......那年我四岁。第一次见到这台叫做“钢琴”的笨重乐器,幼小的我便心生无限的喜爱,黝黑的琴身在阳光的照耀下闪……